抱歉,您的瀏覽器無法訪問本站
本頁面需要瀏覽器支持(啟用)JavaScript
了解詳情 >

这个游记其实是从7月初, 准确地说应该是2022年7月4日, 中间一直断断续续的写, 一直到今天, 也就是2023年1月15日, 才算正式把它写完.

这篇文章因为写的时候跨度比较长, 所以也可以从我的文笔, 或者语气什么的看出我在这段时间对一些事的看法(能吗), 并且有时候写文章的日期跟写的这件事发生的日子其实差距挺大, 所以我会把每一段发生的事日期标注起来的同时, 标注出写这段文字时的日期.

这篇文章原连载于xdsec内部bbs, 现在写完了就把他发了出来, 当然对一些敏感信息做了处理.

最后对自己的条件简单介绍一下:(这段文字是7月4日写的)

保研无非看四个方面: 排名, 竞赛奖项, 科研, 项目. 我是计科院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 标准的低排名选手, 夏令营期间排名7%. 竞赛主要是acm类, 有邀请赛的银牌, 区域赛的铜牌和省赛的金牌. 还有一些其他的奖项, 比如大二时拿的国家奖学金, 中国计算机学会的CCF优秀大学生, 还有数模美赛的M奖. CSP, 就是那个CCF软件能力认证, 我是在大二上学期的CSP中拿到了330分, 累计排名前1.9%. 科研毫无经历, 这也是我除了排名外的最大弱势. 项目经历只有自己在自学MIT的 6.824 Distributed Systems 时自己完成的lab1-3, 我把它包装成了两个项目: 一个是 MapReduce系统, 另一个是基于Raft一致性算法的Key-Value存储服务.

因为自己之前曾经在深度学习方向探索过很长一段时间, 最终最大的收获就是我坚决不碰这玩意. 所以夏令营期间的我的方向也很明确: 尽量找搞systems方向的老师和实验室. 并且个人因为听过太多博士生的悲惨遭遇, 所以选择了就业导向, 接受专硕, 拒绝直博. 所以这样一套选择对于我来说其实是很有利的: 一个是避开了AI这个卷王方向, 另一个是能接受专硕让我能入更多学校的夏令营. 当然现在看好像其实第二个的帮助不是很大, 因为专硕也很卷, 有的时候甚至比学硕还卷.

因为排名低, 所以才去的 海投 策略, 也就是应报尽报, 不漏一校, 除非太麻烦. 截止到7.4日晚, 我已经报名了22所学校的夏令营, 已经收到了8个学校的入营通知, 这其实是我没想到的. 因为按理说7%的排名, 基本是没有什么营可以入的. 比我低2名的一位acm铜牌选手, 现在基本没入什么营.

目前收到的入营通知有: 中山大学计算机学院, 浙江大学软件学院, 北京邮电大学计算机学院, 上海交通大学软件学院, 上海科技大学信息学院,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计算机学院, 哈尔滨工业大学(威海)计算机学院, 山东大学计算机学院.

其中, 哈工威和山大报着是想练练手, 但是哈工威进群之后我忘改备注了, 第二天被踢了, 正好还要陪rx去一附院, 就不去了.

山大跟北航冲突了, 就主动联系了山大放弃夏令营名额.

明天要去陪rx做胃镜, 今天先写到这.

下面开始正文:


7月4日 (写于7月5日)

集美们, 今天又遇到绝绝子事件, 咱就是说一整个的无语住了. 前两天, 6月30日, 我收到了中山大学的入营邮件, 这对于保研底层人的我来说算是如获至宝. 即使在对着邮件思考了半天6月到底有没有31号之后, 我对sysu的热情也丝毫未减, 没等到6月31号我就进了中山的群.

但是, 北航是出了名的喜欢acm选手, 并且北航的夏令营是不允许北航本科的同学参加的, 到了预推免阶段就基本都是北航本科的神仙打架, 所以北航一直是我夏令营的第一目标. 但是当时北航的入营结果还没出来, 作为保研弱势群体, 我还不敢奢求能再入什么营了, 而且即使能入营时间也有可能不冲突, 而且即使时间冲突了也大概率可以双开, 不会说真的两个两边都不能翘的东西撞在一起的.

事实证明, 我低估了事情的复杂性. 最终, 我入了北航, 并且北航时间和中山的冲突了, 并且, 中山的机试和北韩的双机位测试时间冲突了. 我本以为问题不大, 大不了双机位测试调调时间, 或者中山机试光速ak下播. 然而, 中山可能是故意的, 时间放在了7号上午9点到12点, 并且 不可以提前交卷 . 而北航那边说的也很绝, 说双机位测试如果不参加, 就视为放弃入营资格:

没办法, 只能放弃中山了. 可是中山群里早就说要放弃入营的尽早放弃, 现在机试的账号密码都发给我了, 今天上午中山的监考都联系我了, 跟我约好了面试测试时间.

正在我进退两难的时候, 地铁到站了, 我又要去处理我上次出地铁的时候Apple Watch没电了导致我现在手表上的长安通还处于未出站的状态的问题, 处理完这个问题再接着进退两难.

这时, 中山的一个叫做考务助理的人来找我:

看到这个, 👴就想起来前两天👴花了23大洋在顺丰寄了个特快把材料寄过去, 结果还没送到, 气不打一出来.

这时候👴急中生智, 想着能不能借着这个机会编个理由, 比如中午有火车, 把夏令营给推脱掉, 正好借着这个机会营造出一种“哎呀我本来是想参加机试的而且我本来还有事情克服了各种困难想要参加机试结果现在还整出来材料没寄过去这一出我要参加的话不仅麻烦自己还要麻烦您老人家所以我干脆不参加算了都怪顺丰呜呜呜”的感觉.

没想到那边答应的还算爽快.

现在就算是把中山也放弃了, 还是挺不舍的, 虽然可能大概率不会去广州那边, 但是中山有个天河二号, 那边搞超算衍生出来的方向的老师还是很多的, 而且夏令营系统做的也很好, 比北邮那个点任何一个按钮都有50%的几率进入到asp.net的错误页面每次报名都是一个马尔可夫过程的系统好多了.

18级的一个学长跟我说, 夏令营面试最好是从最菜的学校往上面试, 这样自信也会越来越强, 但是经过这样一折腾, 我的第一个面试就是北航了, 没有一个学校供我练手了. 可能这就是夏令营要寄的预兆吧.

7.8 大寄 (写于7月8日)

今天是北航的机试. 按理说我是可以不参加的. 北航的机试是可以用CSP的分数折算的. 按理说, CSP的累计排名前10%折算就不亏. 但是折算之后具体多少分还是要在所有要求折算的人中按照累计排名来看. 但是北航有个特殊的要求, CSP报名的时候选的那个语言必须是C/C++, 不能选择ALL. 我虽然每次CSP都是只用C++, 但是我最高的一次330分(累计排名1.9%)是选了ALL, 选C++的只有一次290分(那次比较难, 单次排名2%, 但是累计排名是在所有场次里排名, 只有4.6%). 按理说, 如果我能够用330分抵机试, 那我将绝杀, 大概率是满分. 但是用290分可能有那么一点几率不是满分, 但是即使不是满分, 估计也差不了几分. 但是我想到前段时间学长劝我的, 说我这情况可以直接去考机试, 拿个满分, 这样比较稳妥一点. 北航是很看重机试的, 其他学校都说机试成绩仅供参考, 但是北航明确说了机试成绩占50%. 北航历年的题目也不难, 满分问题不大. 我去看了一下往年题, 好像难度确实不大, 满分应该十拿九稳. 跟我类似情况的还有我的两个朋友, 一个是ACM区域赛银, 一个是ACM区域赛金, 他们是完全没有CSP的C++成绩, 只有ALL的成绩. 我是有一次C++的成绩, 但是我怕我不能满分, 所以我们三个都选择了参加机试. (尽管我们所有的CSP全部都只用了C++) 于是今天就去参加了机试, 机试有两题, 时间两小时, oi赛制. 具体过程就不说了, 只能说是大寄. 两道题全部都是巨大模拟题, 各种小情况贼恶心, 我写完第一题就已经过了一个小时多, 第二题思考了一段时间, 挣扎了一段时间, 最后还是觉得不可能写得完剩下这点时间. 考完我觉得我寄了, 我去找那位银牌同学说, “我只做了一题, 我寄了”. 那位银牌同学说他也只做了一题. 我们聊了一会, 过一会那位金牌同学跟我私聊发了四个字:

哈哈, 他也只做了一题. 我去绿裙里看了一眼, 好像还有不少acm金出来说自己只写了一题. 今天的总体评价是, 真不如拿csp抵了, 290就290, 不能满分就不能满分, 我现在还在担心我能不能到60分. 麻了, 今天晚上出评测结果, 我都不知道我能不能进面试.

我为什么不用csp抵了.

我还是低估了夏令营折磨我的程度, 过去一点时间每天处理完各种事情就什么都不想干了, 现在夏令营的面试应该都结束了, 凭回忆更新一下吧.

7.9 北航面试 (写于7月20日)

昨天晚上收到了机试合格的通知, 不过今年buaa好像机试没刷人, 往年都是至少做一题才能进面试的, 今年好多机试0分的进了面试, 保研名场面+1. 北航发了个面试的顺序表, 一共有十几个组并行. 我是第四组的第7位. 往年说这个面试顺序是反映了机试排名的, 但是今年我调查了几个, 好像并没有什么规律. 邮件里说每一位同学面试时间大概是20分钟, 第一位同学8:30开始, 我算了一下我应该是10:50面试, 邮件里说提前十分钟过去就行, 我就一直准备十点四十再进会议. 九点四十我收到了一个电话, 说面试快到我了, 让我进会议, 给我一个措手不及, 加了会议, 结果等到10:20才让我进. 看群里先面试的说北航的专业课问的很多, 出来的一个个都愁眉苦脸的. 也做好了心理准备.

面试上来问了俩离散数学的问题, 不过很简单, 然后让我设计一个算法去生成一个集合的幂集. 我本来说可以直接枚举二进制, 从0到 , 每一位代表这个元素是否出现就行了. 但是很明显他好像没听懂, 问我能不能换个方法, 我又说了递归的做法他才满意.

然后是数学, 一个老师问我线性无关和矩阵相似的定义. 也挺简单的.

然后让我介绍了一下我的项目, 就是Raft上的KV存储服务, 问我Raft是怎么保证分布式一致性的, 我讲了半天log是啥. 然后另一个老师说看你这个log讲的挺好, 要我介绍一下数据库的log. 我也不太懂他让我介绍啥, 我就说我的上层其实也是一个KV数据库, 介绍了一下我上层的KV服务怎么和Raft层通过log交互的. 他说我回答的方向不太对, 但是时间差不多了, 就换了个人问我经典问题:“你为什么想来北航啊”. 我吹了吹北航就结束了.

结束了之后去帮棒子做饭, 做的咖喱鸡🍛, 但是做到一半想起来我有上交的双机位测试, 一点开始, 我又赶紧爬过去进会议测试了一下.

晚上出了优营和候补, 大寄, 进候补了. 虽然按照往年的情况我是能在后期被录取的, 但是也不是很敢赌, 而且进去估计也都是坑导. 我很确定是傻逼机试的问题, 我看到候补前面的两名是一个我认识的金牌👴, 一问发现他跟我一样的情况, csp怕不能满分然后参加了他那个傻逼机试.

当天晚上还挺郁闷的, 半夜拉着99和rx出去陪我吃了顿海底捞.

7.10 玉玉 (写于7月21日)

9号晚上九点多出的门, 我本来想着10点海底捞就能有6.9折. 但是走到一半才想起来今天是周六, 要到12点之后才能6.9折. 我们三个在高新万达的门口坐了一个半小时, 等到十二点才进海底捞的.

吃完海底捞我们三个看了一下骑个车也就15公里就到西电了, 上次我们去阳光天地骑车过去都12公里了, 半夜打车还贵, 我们就决定骑车回去. 三个人只有rx的iPhone 13 Pro电比较多, 我和99的iPhone 12和11电池都比较垃圾, 所以决定让rx看着导航走. 不过因为rx错过了一个很隐蔽的路口, 又不敢逆行骑回去, 就把整个街区都绕了一遍才绕过立交桥. 折腾到3点多才回去.

起来之后发现北邮是11号自我介绍, 然后还要做项目, 15号还要验收项目, 15号本来还有上科大的面试, 心情本来就不好的我直接选择了放弃北邮. 这样11号就只有上交的机试了.

上交软院的机试很神必, 需要连上上交的vpn, 然后rdp上他给每一个人开的windows服务器上写代码. 环境的话他让提前几天连上去自己配, 允许下载任何软件和电子资料, 但是机试的时候会断网. 之前上交软的机试一大特点就是会要求你写GUI程序, 但是今年明确说明了不会考察GUI, 我也就没去准备. 环境我也就装了个CLion, PyCharm, 下了一个OiWiki的pdf版.

7.11 上交软院机试 (写于7月21日)

下午三点开始机试, 时长3个小时. 但是有人一直连不上vpn, 等到四点半才开始, 这可能也是一轮筛选吧.

上交果然是上交, 机试让3小时手撸随机森林. 邮件里说的60分才能进入面试, 评分是按照模块白盒给分. 比如统计训练集里的target label有多少个0和1就有10分了. 然后使用基尼系数实现每一个节点的特征选取, 建立出决策树后输出这个决策树的后序遍历, 然后在测试集上测试, 输出正确率. 这样才实现了60分的功能, 剩下40分其中有10分是代码规范和注释分, 5分是通过他的所有测试点, 15分是使用三个决策树实现随机森林, 10分是微调让正确率尽量高.

我最后实现了60分的功能, 下一个15分的随机森林其实也不是很复杂了, 但是时间不够, 而且在写前面的代码的时候并没有考虑后面的功能的实现, 导致写这一步的时候需要改一下之前函数所传递的参数, 然后差一点点没写完. 功能分已经有60分, 就算我的代码写的再烂, 代码规范一分都不给我, 还没有通过所有的测试点, 我也能拿到60分, 所以机试完我也不是很紧张.

上交软院的面试是很有特色的. 他分了5个方向, 并且在机试前就让所有人选择方向, 面试时就去面试对应的方向. 作为做梦都想去IPADS实验室的我, 当然直接选择了IPADS方向.

Untitled

本来说的机试前就要截止, 但是9号又改成了12号晚上之前都行, 可能是有的方向去的人太少了吧.

上交软院的另一个特色时, 他会在入营的时候就附赠所有方向的指定论文, 每个人选择一个方向的一篇论文去精读, 面试的时候几乎所有的时间都在问论文里的问题. 我前一段时间都在忙其他夏令营, 而且IPADS给了十几篇论文, 所以前面几天在论文上的进展就只有换了好几篇论文之后最终选定一篇论文.

13号就面试了, 我11号晚上才算是开始认真看了论文. 因为之前有过读论文的经验, 所以看论文还算顺利, 我选的论文是一篇20页的双栏, 这在系统领域也不算是很长了. 当然跟AI领域的论文相比算很长的了.

12号一天都是上交的宣讲, 我一直在读论文, 所以没去听. 到了傍晚上交机试结果还没出, 有点心急, 这时候突然收到一个邮件:

Untitled

挺离谱的, 我看到很遗憾的时候我以为我上交论文白看了, 结果仔细一看是南大的. 全世界都知道你他妈面试都面试完了, 你才给我发邮件说我初审挂了, 真绝绝子.

论文看到Evaluation就没再看了, 仔细整理了一下前面可能会问到的问题. 晚上八点终于收到了进面试的邮件. 离谱的是他邮件里不仅没有说每个人的面试时间, 甚至连顺序都要明天早上七点半爬起来看.

Untitled

收到邮件之后草草做了个自我介绍ppt, 然后把论文又梳理了一遍就睡觉去了.

7.13 IPADS面试 (写于7月24日)

早上七点半的闹铃, 伴随着经典的雷达铃声我火速进了腾讯会议看面试顺序. 可惜我进去的时候会议公告开始空空如也. 等到七点五十多还是没有消息, 八点就开始第一个人的面试, 我在想到底是哪个倒霉蛋会是第一个面试. 过了两分钟看到绿裙里有人说名单出来了, 但是我的腾讯会议好像坏了, 收不到消息, 我就找了个群友要了一份顺序名单, 还好, 一共35个人左右, 我在第17位. 如果每一个人二十分钟的话, 我应该是一点二十开始面试, 听说中午还要休息一段时间, 如果是休息一小时的话, 应该就是两点二十开始面试. 于是我又躺床上了一会, 然后爬起来论文, 准备自我介绍之类的.

十一点多点了份摇滚炒鸡, 等到快一点了还没到, 有点害怕他们不午休或者午休时间没这么长或者有人放弃面试导致我提前面试, 所以已经做好了不吃午饭的准备. 没一会就到了, 光速把饭吃完就布置双机位之类的了. 一点四五十的时候我进去问了一下面到哪了, 发现再过一个就是我了, 就感觉又把英语自我介绍, 论文里的那些问题又看了一遍.

两点二十我准时被放进了会议室. IPADS的摄像头感觉像挂在了天花板的角落上, 能看到整个大会议室, 但是看不清人脸, 所以刚开始感觉压迫感也没那么强.

首先是邮件里就提到的自我介绍, 五分钟的ppt自我介绍. 在自我介绍之前, 一个单独坐在一边的老师问了我选择了哪片论文. 我主要介绍了我的两个项目. 自我介绍完后, 那个老师说:“好的, 非常好, 下面我们来探讨一下你选择的这篇论文吧.” 然后大的就来了.

他首先问了大概四五个论文主体部分就已经介绍的一些实现, 因为这些都是论文的核心, 所以我应该基本都答上来了. 然后开始问一些至少在我看的论文的部分里面没有出现过的拓展性的问题, 很显然, 对于一个理解论文在说什么都已经拼尽全力的我来说, 这种问题还是太过超前了点. 他大概问了三四个这样的问题, 我基本都在全程口胡, 他的反应也都是一样的, 所以我也不知道我口胡的到底有多少是对的. 然后他还想问, 旁边一个老师提醒他到了英语考核时间了, 我随便说了几句就结束了. 然后刚刚那位老师又开始了:“还有两分钟, 我再问你一个问题..”. 然后让我把我的ppt翻到我的MapReduce系统那一页, 问了个我不是很能理解他的意思的问题, 我一般遇到这样的情况都是先用自己的语言复述一下那个问题, 不管我能不能听得懂, 然后说了句我觉得这个问题有问题的地方, 他说不会有这个问题, 虽然我还是没懂, 但我又复述了一遍问题, 他说对, 你可以这样理解, 然后旁边的老师提醒他时间到了, 该下一个了, 别问了, 然后才让我下播.

总之, 面试虽然挺寄的, 但是见识到IPADS的面试水平也是死而无憾了, 专业问题从项目到论文全是那一个老师在问, 而且不像某些学校会一你一些很具体还不重要的早就忘掉的实现细节, 你不记得就说你准备不充分, IPADS的问题都是很合理的, 会给你一个具体的情境, 让你意识到这是真的会遇到的问题, 然后让你提出你的解决方法, 可能这就是IPADS吧.

7.14 计算所面试&上科大宣讲 (写于7月26日)

7月12日的上午, 就是上交宣讲的那一天, 我收到了一个来自北京的电话. 他告诉我是计算所的, 问我明天(7月13日)有没有时间面试. 我计算所报的是一个搞存储的组, 分布式存储, NVM之类的东西. 本来我以为只能13日面试, 我就说你先别急, 我过一会看看13号啥时候有时间, 确定好了短信发给你, 他说行. 其实我是想等上交的面试时间出来, 但上交不给面子, 一直等到晚上五六点都没发通知, 我就短信问他能不能14号面试, 他说可以. 事实证明我没有继续等下去是正确的, 上交在第二天面试开始前五分钟才把顺序发出来, 我的腾讯会议还没收到. 最终时间定在了14日上午的10点半.

10点半, 他准时打电话告诉我说可以进入腾讯会议了. 这个应该是这个组的单独面试, 因为会议里就两个人, 还不用开摄像头, 而且会议是刚建的, 可能这个点面试的就我一个人.

首先是自我介绍, 然后他开始问我操作系统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线程切换的时候要干什么. 我随便说了说什么保存现场之类的. 他问我保存现场的现场有哪些, 我说就是寄存器之类的, 还有栈上的局部变量啥的, 这时候我突然意识到我在说什么勾八, 刚反应过来我说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的时候那边就问栈上局部变量也是? 我连忙说没有没有, 说错了. 这可能注定了我这场面试会寄.

之后问了计网, 数据结构, 操作系统那些东西, 感觉答上来的有七八十吧, 有些东西他说的我都没听说过, 就直接说不会了. 最后要开共享屏幕打代码, 感觉是标准的考研或者找工作的那种题目, 我空间复杂度多了个系数, 他的答案只需要一个哈希表, 我开了两个. 然后面试就结束了, 一共四十分钟.

过了两三天计算所的入营名单出来了, 没有👴, 👴去问了一下那个联系我面试的, 他说没入营就是寄了, 那就寄了.

7.15 上科大面试 (写于10月15日)

今天rx让我给他bbs发的新帖点赞, 我才想起来我还有个坑没填, 保研都结束了, 慢慢填吧.

到了👴最喜欢的上科大的面试. 上科大一直是👴好感度很高的一个学校, 师资力量巨强, 如果确定走科研的话来这里的强组不仅能享受到一些巨nb的老师的指导, 也能把上科大当作跳板去润国外读phd, 上科大的title申国外phd的水平已经能到华五的级别了. 而且宿舍和校园环境也是国内第一梯队的, 比西电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上科大报名和面试是分组进行的, 👴报的是系统与安全中心, 面试的也都是搞系统或者安全的.

👴上科大面试的过程还是很寄的. 首先👴一进去就看到了👴报的第一志愿的老师. 这个老师首先问了我一个很简单的问题: 给你一个硬币, 你可以抛他, 每次都是等概率的落下正反面, 怎么利用这个硬币在四个选择中等概率的选择一个. 这个问题当然很简单, 我甚至以为这个面试就这么简单. 然后这个老师又问, 那变成三个选择呢? 👴当时就不太会了, 不过👴大概说了下思路, 口胡了几句.

然后另一个老师问我计网的问题, 就是TCP/UDP, 流量控制, 拥塞控制之类的, 这些都很简单.

然后第三个老师说, 看我是打acm的, 就问我个数学题吧. 我当时就想我tm虽然是打acm的但是👴最不会的就是数学而且刚刚那人已经问我过数学题了你怎么还问没活整可以不问可以咬个打火机. 问了个概率论智商题, 👴吭哧了半天唯一进展就是我说可以用递推. 然后面试就结束了.

👴面试完觉得自己铁寄的, 没想到过两天就给👴发优营通知了, 还是学硕. 你们是有多缺人啊.

👴本来不想联系老师的, 因为感觉👴去上科大的概率不大, 但是八月份的时候夏令营都结束了, 👴还是只有上科大一个offer, 就去联系了个老师. 那老师跟我聊了四五十分钟, 最后跟我说, 我对你的印象还是很正面的, 但是保研还都有不确定性, 我现在也不敢说我不要你或者我要你… 反正就是养鱼, 我也没管过了.

7.20 软件所面试 (写于10月15日)

这地方之前还是挺想去的, 毕竟听说是中科院title, 而且实力很强, 说跟华五下游一个水平balabala…

但是后来因为种种原因不是很想去了, 本着自己大概率不去我就不耽误人家老师的心态, 我也就没联系什么老师.

软件所也是报到实验室的, 面试分实验室进行. 我报的并行计算实验室. 这个实验室先有一个笔试, 微信群里发题, 然后开摄像头写好发给老师. 笔试内容就是高性能计算那一套, 不过都是很基础的, 基本都在考cache friendly的东西.

面试是属实绷不住, 他面试分成了三天, 五个半天, 每半天有十个人左右, 👴有幸成为了第一个半天的第一位. 进去之后纯闲聊, 问我读不读博, 我说我有读博的想法, 但是想先读硕士感受一下科研, 我说我想研一体验科研, 然后决定转不转博. 然后另一个老师说, 你们研一都在雁栖湖, 应该是不方便做科研的. 然后又另一个老师说, 虽然你们在雁栖湖, 但是有很多同学还是研一甚至大四就来做科研的. 你要是来软件所的话你可以提前进组. 整个面试问我最有技术含量的问题就是问西电微机原理学的汇编是x86的还是RISC-V的.

面试完过几天有个软件所的老师给我打电话, 说他是搞模式识别和区块链的, 问我愿不愿意去. 因为这个跟我想做的方向差距实在太大, 就给拒了. 然后软件所的优营果然没有我, 这玩意纯看老师.

至此, 夏令营环节全都结束了.

预推免 (写于1月24日)

本以为预推免是一场恶战, 没想到就这样草草结束了.

预推免我也是海投, 但是说是海投, 其实心里也基本做好了去上科大的准备了.

预推免最终入营了的也只有中山和同济. 本来夏令营极限🐦中山的操作让我以为他不会放我入预推免了, 没想到他还是愿意再给我一次机会, 他真的我哭死.

中山机试&面试 (写于1月24日)

中山的机试还是很简单快乐的, 一共是10道题目, 考得东西也很广. 前面三道考的是c++面向对象相关的东西, 好像有几层多继承下面的构造函数的调用顺序, 虚函数, 多态之类的. 但是因为都是提交代码题, 并且没有罚时, 当场出结果, 所以我感觉即使不太会这些东西, 也总能试出来. 后面都是一些简单的小算法/模拟题. 最后一道算法题感觉还是比较难的, 我不会做, 而且当时评测也卡了, 想着900分应该稳了我就没钻研下去.

这里就不得不说这个oj设计的很多不合理的地方. 他的逻辑是当上一次评测结果没有出来时就不能进行下一次提交, 这就导致在卡评测的时候即使你发现了代码的问题也没办法交了. 并且这次机试一共三小时, 评测机听说从结束前一个多小时就开始卡, 幸亏我早早把前面的题都写了.

还有一个很不合理的地方就是评测结果里可以看到输入数据和输出数据! 虽然他很多题目都是每次提交随机生成数据(虽然这样还是不是很合理), 但是有些题还是固定了输入输出数据的. 比如这次机试我不会的这题, 输出数据是完全可以看到的, 我也完全可以通过多次提交把数据全骗出来拿个满分. 但是一向做事光明磊落要求问心无愧的我肯定是不会干这种事的, 即使这样可能会让我吃亏.

中山对我最大的吸引力就是拥有一个依托天河二号超算建立的组, 或者说是国家超级计算广州中心, 我能去的学校里应该只有中山能有一个规模不小的研究这些东西的组了.

中山面试也比较轻松愉快, 感觉唯一正经的问题就是让我解释极大似然估计了. 之后都是一些聊家常的问题. “我看你在分布式系统方面做了很多项目, 你了解分布式方向有哪些期刊和会议吗”之类的.

这时候还发生了一件很尴尬的事情, 先是一个老师A说现在分布式和高性能计算都跟AI相结合, 正好我的实习经历也是这方面, 我就顺着讲了讲我的实习, 然后A老师问我“你知道中山有哪些组在研究这些吗”, 我确实不清楚, 但是我觉得大概率在超算组, 我就说了. 这时候换了个老师B来介绍了两句超算组. 我怀疑是A老师是研究这个的, 但是他不是超算组的, 有点尴尬.

面试结束后就有个老师加了我微信, 但是因为方向感觉不是很相合, 就没有给肯定的答复(我怀疑这位就是A老师).

中山因为每年都被鸽穿, 所以如果真的想去中山, 只要入了夏令营或者预推免就一定可以去.

之后只有一个同济的面试了, 但是随着99的去向越来越确定, 去同济我们俩肯定是要异地了. 并且我把同济的计科专业的老师名单翻了三遍, 没找到一个搞system相关的老师, 就进了群之后又退了.

所以这时候我本应该可以松一口气迎接养老生活的, 但没想到恶战刚刚开始.

面试刚结束不久我就联系了一位超算组的老师, 这老师估计也很忙, 邮件里虽然给了偏肯定的答复, 并且也让我加了微信, 但是加了微信之后两天没理我. 我也是不太懂咋回事, 后来终于给我打了一个电话, 意思是他名下没名额了, 但是他们组都是一起培养, 我大概率可以找到其他名额多的老师要到名额, 最后回来大概率还是他来带. 然后我就开始了漫长的找名额之路, 这时候已经是9月27日下午了.

这位老师首先给我指定一位老师, 让我问问他有没有名额. 我给那位老师发了邮件之后, 并没有理我.

然后到了9月28的上午九点, 这时候👴收到了北航的电话, 告诉👴北航候补到了. 其实虽然按理说我这个名次北航能候补到是意料之中的, 但是还没开系统, 甚至九点就候补到了, 这个是真的没想到. 虽然我早就想过如果北航候补到我应该是不会去的, 一方面因为我以后有出国的打算, 北航因为是10043, 进去之后大概率是告别出国了, 以后可能连外企都不好进, 另一方面还是担心跟99异地, 还有担心是怕候补到找不到好老师. 但是现在这个形势, 中山那边一直没有什么肯定的答复, 进去说不定跟哪个老师, 计算机评级A+的北航的offer只要我点同意就有, 说实话, 确实很心动.

这时候我主动给加了微信的那个中山的老师打了个电话, 他说他指定的那个老师可能确实没有名额了, 然后我把我北航offer这个情况说了, 他说他觉得很大概率可以让我进他们组的, 即使现在找不到, 因为中山实际选老师在研一开学一段时间才选, 到时候说不定也是可以有名额的, 而且说超算组是个很大的组, 名额可以互相协调, 想要找到一个名额应该不难.

这时候我也在积极的找北航的老师, 这个时间靠邮件肯定是来不及了, 我就找了一个夏令营录取北航已经联系好老师的朋友, 问问他们导还有没有名额. 我朋友直接把他导微信给我了, 我申请了之后, 也没有什么回信.

总之, 这几个小时是我保研几个月里最煎熬的几个小时, 最终, 考虑了很多很多因素, 还是决定选了中山.

之后, 已经录取中山拒绝北航之后, 我依然在紧张刺激的联系老师. 我几乎把组里所有老师都联系了一遍.

下午两点多, 联系到了某位老师, 她说她有名额, 但是不知道是学硕还是专硕的. 我当时脑子没反应过来啥意思, 因为中山的录取规则是夏令营的最后一名>预推免的第一名, 👴因为当时中山跟北航冲突了, 没参加夏令营. 虽然是预推免第6, 但是拿到学硕肯定是不可能的. 我以为她如果有学硕名额能给我换成学硕, 所以我回了句“学硕专硕无所谓”, 她可能以为我是学硕, 换成专硕也无所谓, 也给了肯定的答复, 就这样我误以为自己上岸了.

过了一会, 她又发来邮件说她的名额是学硕名额, 这时候我意识到可能不是我想的那样, 我问了一下老师, 果然意思是只有学硕才能用这个名额. 这时候我又想到👴当时夏令营把中山鸽了的事, 心态有点崩.

最终, 终于在晚上七点多找到一位大导手下还有名额, 这才算是真的上岸了.

这时候, 白天加的那位北航的导师也加我微信了, 我跟他说我没去北航, 这位老师说我朋友告诉他了. 他还说中山超算很不错, 还给我推荐了几位老师, 感觉人非常好.

最终, 我在中山这种夏令营最后一名大于预推免第一名的奇特制度下, 因为夏令营跟北航冲突放弃了中山, 预推免又去了中山, 最终在北航跟中山之间还选择了中山.

我在保研系统里拒绝北航也截图了下来, 发给了几个朋友, 几个朋友都说这图帅.

这个选择很难做, 我的选择也确实很大胆, 但是究竟哪个选择好呢, 可能谁都有自己的看法, 也可能谁也都不知道. 毕竟我没办法在928当天把自己fork一份出来看看以后两个我会咋样, 我只能像类似罗老师说的那样, 在我生命的每个阶段都选择了我相信的东西.

人生有变, 世事无常. 可以说最后这个选择跟我在一年前的规划是完全不相符的. 不是说对自己的去向估计太低或者太高, 而是自己当时并不觉得自己会去一个离家这么远, 大概率不会一直生活下去的地方. 现在来看这个选择, 是那么的荒诞无奇又顺理成章, 而我只能感叹这几个小时是如此短暂, 短暂到我不敢相信我未来的人生就已经被这样, 被这几个小时决定了.

高中的时候不懂事, 想让每次重要的选择都能准备充足, 做出最好的最正确的选择. 后来发现“好”和“正确”并没有什么严格的定义, 只需要每次选择能让自己不后悔就可以了. 现在觉得每次选择都不后悔也不容易, 只奢求以后再回来看这段至少现在我觉得非常重要的路的时候, 能感觉到“也无风雨也无晴”就行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