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您的瀏覽器無法訪問本站
本頁面需要瀏覽器支持(啟用)JavaScript
了解詳情 >

如果按照第一天只有其他症状不发烧来算的话, 今天应该是我渡劫第三天. 早上起来并没有预期的喉咙如咽刀片一般, 只是感觉有点冷, 有点想燃起来的样子. 随后吃了一粒布洛芬缓释. 虽然有人说布洛芬缓释的退热效果一般, 主要是用来止痛的, 但是今天它的效果却意料之外的好, 早上吃了一粒之后一整天都没什么发热的迹象, 一直到现在才刚刚有点头晕. 问了一个同在西安感染的朋友, 他说他是第四天嗓子才会剧痛, 我等明天看看吧.

今天的症状甚至比昨天还要好太多, 今天只解锁了全身随机痛这一个效果, 大概每分钟会有手指, 胳膊, 肺, 肚子, 腿, 脚中的两个地方痛一下, 也很轻微罢了. 昨天早上九点多感觉剧烈地发冷之后, 体温一路飙升, 终于到晚上达到了38度7, 一天都属于在床上半死不活的状态. 虽然38度5的这个不成文的规定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道理, 但是至少到了这个温度之后吃药的罪恶感就会几乎消失.

病急乱投医, 头晕的时候也是如此. 我本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态, 吃了一包网上说效果要比缓释胶囊好的布洛芬颗粒. 西安的水质是真的硬, 我今天第一次用自来水烧了开水, 冲泡布洛芬的时候以为杯子里面悬浮的大块颗粒物都是不溶于水的布洛芬, 颗粒物喝到嗓子上发出了几声让99以为我要4⃣️了的咳嗽声之后还想着把这个颗粒咽下去, 能多吃一点是一点, 后来看了看茶壶里也有的水垢才明白. 但是布洛芬确实不怎么溶于水.

今天中午点了一家量很大很便宜的外卖, 虽然味道不怎么样. 晚上点了一份皮蛋瘦肉粥和一份蒸饺. 今天两份外卖送的都比较迟. 中午在比预计时间晚了半小时后还没收到送达通知的我准备打电话催单的时候突然想起今天考研人中午吃饭时间比较拥挤, 遂作罢. 我甚至想打个电话说我不考研我的餐可以送晚一点, 但是感觉这样也挺麻烦人家, 也就算了.

说到考研, 昨天测了抗原实锤阳了之后最难受的并不是养着病毒的身体, 而是心里实在对不起跟我一起住的两位考研人. 我也实在不知道我有没有什么地方没有做好, 导致我成为屋子里第一个被发现的阳性. N95什么的肯定是必备的, 平时点来外卖我也是75%的医用酒精直接对着米饭喷, 为了防止不经意感染我已经两个星期没有去过比拿外卖的货架更远的地方了. 上个星期, 由于我上个月错判国家形势, 再加上中山那边一直在催, 我被迫去了一趟医院做了一次体检. 回来之前我让99提前把酒精放在门口, 我先全身喷一遍, 吸入了不知道多少酒精蒸汽, 感觉脑子里的液体都是乙醇之后才敢进的屋子. 进屋之后走一步喷一步, 一小瓶酒精消毒液被我喷完了小一半. 回来之后在自己带洗手间的主卧里自我隔离了三天, 确认没有任何症状才敢出的屋子. 虽然我知道很多措施可能太过夸张, 但是至少在我的认知里这些措施多做总比少做要好一点, 这样当我真的阳性了之后, 就不至于一直后悔自己当时为什么没有再多做一点.

事到如今, 我也很希望自己能接受我的病毒大概率是通过下水道的气溶胶传染这个观点. 不过无论怎样, 这次意料之外的, 在最不该出现的时刻出现的感染, 确实带给了我很大的心理折磨. 无论是之前的红码强制隔离通报批评警告处分也好, 还是这次的害怕在考研前传染给考研室友也好, 我害怕的一直都不是病毒本身, 不是阳性之后的一系列身体不适的症状, 而是阳性之后带来的社会层面的影响, 无论是不合理的还是合理的, 无论是人为强加荒谬可笑的还是自然而然理所应当的.

听说今年的政治和英语一非常不容易, 比往年都难上许多, 希望他们如果有幸能够发现病毒并没有给他们带来太大的影响的话, 能够顺便消散掉自己对考试的恐惧吧.

我已经很久不敢在空间(原文发送在QQ空间)里表达自己的一些哪怕有那么一点点敏感的观点了, 不过为了不浪费自己的时间, 我还是想说我不希望在这里跟任何人产生有关防控政策的讨论, 如果您对我有什么意见, 您是对的.

头有点晕了, 就这样吧.

作为一个敬畏科学的人, 最后附一张布洛芬的合成路线图.

img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