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rry, your browser cannot access this site
This page requires browser support (enable) JavaScript
Learn more >

Latest 果生随想

来这一年了还没朋友, 我还挺厉害的. 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

评论

虽然很痛苦, 但是我还是抑制住了继续跟你交流的欲望, 因为我知道那不是曾经的你.

他们做了错事, 你说世界上所有人都会犯错; 他们做了正常的事, 你说他们这次没做错事了; 他们做了好像有一点对的事, 你就说他们其实还是好的, 甚至觉得之前做的错事也是合理的. 感觉我们没必要这么卑微.

可能我们改变不了什么, 但是只要我们还有不满, 我们就还有希望.

生活不是以后, 生活就是现在.

最近跟好多朋友聊了一下他们的研究生生活, 感觉我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了. 看到他们天天干不完的杂活, 做不完的横向, 受不完的气, 抢不到的计算资源, 甚至告诉我这可能是普遍现象, 我就觉得我能在这上学真的挺幸运. 光是看他们发我的组里的聊天记录, 我就头皮发麻, 不敢想象我要是在那上学我得多难受.

之前跟别人讨论对现状的不满, 对现在身处的环境的不满的时候, 总是有些人告诉我所有地方都一样, 哪里都是这个样子, 无论去哪个地方过的都差不多. 我总是对这些说法半信半疑, 不知道这算不算精神胜利法. 虽然肯定没有哪个地方是完美的, 但是不亲自出去看看, 怎么知道会不会有地方真的比现在所处的环境更好一点呢?

每次一跟朋友聊到我在西电家属区租的房子就很想哭.

可能是我在那度过的大四生活实在是太美好了, 每次想起那段曾经每天都在体验的, 看得见摸得着的美好生活, 现在我不仅再也回不去, 连记忆也越来越模糊的时候, 就会很伤心.

那段时光离我并不远, 我还想再回去一天也行, 但是已经不可能了.

我什么时候才能有个归属呢? 有一个不会消失不会离我远去不会变成回忆的归属.

我小时候觉得我天天呆的那个房子就是我的归属, 后来发现那地方并没有很多我想要的东西.

我高中觉得科学馆七楼机房是我的归属, 后来我还没毕业钥匙就要被收走了, 去一趟都要挨骂.

然后我觉得家属区那间主卧是我的归属, 现在不仅当时陪我的人没有了, 连记忆都模糊的不行了.

我要一直这样漂泊不定吗? 不断的离开一个我喜欢的地方, 然后不断的回忆之前的生活.

今晚跑步的时候感觉心脏突然漏了两拍, 不敢跑了, 还是得随身携带速效救心丸.

晚上整了一盒荔枝吃, 为什么会有荔枝这么好吃的东西呢.

明天有个全是大佬的会, 我还得喵两句, 不知道会不会被人judge.

想去旅游, 但是没时间, 感觉好久没有彻底放松一段时间出去玩了.

今天折腾了一天, 把评论塞进来了, 还上了阿里云的全球cdn.

现在这个页面的访问速度应该会快很多.

今天就是放假最后一天了, 感觉时间过得好快.

现在还是很简陋, 准备过段时间把评论也加进去.

就像这样, 每一个推文都会有一个单独卡片, 按照时间倒序排列.

类似微博和推特一样.

今天魔改了一波主题的源码, 写了这个果生随想的页面, 之后一些短的随笔, 或者一些生活的小事, 都会在这里记录下来.